首页 > 资讯中心 > 华顿要闻

华顿要闻

沈晗耀解析振兴中国经济的第一推动力

发布日期:2020-02-10

     127日,在第十九届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暨第五届中国百强城市全面发展论坛上,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执行主席、华顿经济研究院院长沈晗耀发表了题为《振兴中国经济的主力军和第一推动力》的主题演讲,以下是沈晗耀的演讲全文。


/var/folders/z_/y99mt0q106vdhsph2b72y674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gif;base64,iVBORw0KGgoAAAANSUhEUgAAAAEAAAABCAYAAAAfFcSJAAAADUlEQVQImWNgYGBgAAAABQABh6FO1AAAAABJRU5ErkJggg==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振兴中国经济的主力军和第一推动力。振兴中国经济的主力军就是我们在座的中国百强上市公司,当然还包括没有到场的中国上市公司的百强企业,这些百强企业群体的利润占全国3000多家上市公司利润总额的95%还有我们百强城市占全国GDP的比重去年是74%,前几年一直都是75%,也就是3/4,最近一个时期大家都感觉到经济下行的压力比较大。估计今年的经济增长可能是在6.1-6.2,如果这个趋势继续下去,明年经济很可能会破6,一旦破6会带来一系列重大的不利影响。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中国经济已经到了相当危险的时刻。所以我们的当务之急,关键之关键就在于要扭转经济下行的态势,要振兴经济

 

       经济态势很重要,如果是一直往上走的话,爆雷的事件就会减少,但现在经济发展的态势是L型,一个L型下来再接一个L型,几个L型就会出现下楼式下行态势。所以现在必须要触底反弹,要往上走,一定要6以上,6.26.46.8,进入上楼梯通道,中国经济增长的可能性边界,或者说,潜在经济增长率现在仍然应该在7-8%,经济增长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完全可以扭转当下的经济走势。

 

       到底怎么振兴经济呢?主力军是我们的百强企业和百强城市,它的推动力是什么?尤其是第一推动力在哪里?我们要找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推动力。首先我们要看一下前面几十年我们发展的推动力是什么?

 

       过去30多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推动力,第一推动力主要是外向经济,内在的经济主要是房地产,外向经济是我们的主推动力,带动了我们内部经济的增长,带动房地产、住和行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衣和食,即轻纺工业。90年代之后是住和行,即房地产、交通和通信产业。下面一个阶段住和行还有相当大的空间,但在衣食住行基本解决以后,经济要升级、要高质量发展,就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德就是文化,智就是科技教育,体就是医疗健康、体育健身。美就是自然环境,还要人文美、艺术美,下一阶段经济增长的动力和方向,应该是德智体美。  

 

      内外动力相比,第一推动力还是外向型经济,第二波才是带动国内经济发展,其路径大致是:美国的央行向美国人发货币,美国人超额消费,他们的需求带动了中国经济的出口增长,带动中国的外向型经济增长,进而带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所以我认为第一推动力是美国央行,他们是超额的消费,中国是超额的生产,结果形成一个平衡,但是也是比较危险的平衡,国际上有一个词叫恐怖型平衡,美国的超额消费,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就出事了,波及到我们中国,导致2008年也发生危机,大批外向经济的企业关门破产,大批的农民工返乡。对此,中央果断出台了四万亿行动方案,及时止住了下行态势。当然对四万亿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和评价,说是产生了过剩产能。其实四万亿主要是铁公鸡、民生经济和救灾等,这些并没有过剩。前面的几十年发展大致是这么一个经济增长格局。但是近年来随着经济危机的持续和新出现的中美摩擦,我国的外需持续减少,经济也持续下行

 

      我们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的对外贸易依存度是68%。其中,38%是出口占GDP的比重,30%是进口占GDP的比重。现在我们对外贸易的依存度是33%左右,有18%左右是出口的,15%是进口。当然现在体量不一样了,当时我们是三十一点几万亿的GDP,现在已经过90万亿,是当时的三倍,外需的减少对我们的影响虽然比08年要小,但依然是非常大的。

 

       那么,现在怎么来找到新的推动力呢?我的看法是中国央行应该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推动力。第一波推动力应该是央行,就是中国央行代替美国央行,在国内和国外发行货币,创造购买力,形成新的内需和新的外需,内外兼修,共同振兴经济,根据近两年我对当前经济的分析发现,少数城市较好,多数不理想,其中,和我合作比较密切的城市发展大都还不错,尤其是苏锡通,即苏州、无锡、南通,特别是苏锡通的相城区、锡山区、张家港市都是很好的,但其他一些城市好像愁眉苦脸的。我们百强公司发展的还不错,但其他的公司也大多是唉声叹气,这个问题不是大家不努力,而主要是外部环境的问题,缺少第一推动力的问题,上帝是第一推动力,需要上帝掉一个馅饼来推动经济体系的运行,所以我们要找上帝。原来的上帝是美国央行,美国央行发一亿美元货币,诱导我们出口一亿美元产品,中国央行对应的就是六点多亿的人民币货币发出去。由此可见,我们央行成了第二央行,我们货币发行的自主权在相当大程度上丧失了。

 

       现在怎么创造新的需求呢?第一个我们要创造外需,按照习近平主席的总体规划,立足于一带一路,特别侧重于当前的海上丝绸之路,这是当前我国创造外需的理想选择之一。从海上丝绸之路开始做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潜力巨大,基础设施比较落后,针对这个特点发行货币,创造外需,由中国央行向一带一路发行人民币货币,由他们来购买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带动我们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原来我们是销往美国,现在我们销往这些地方。具体路径和步骤是:第一步要战略合作签约,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进行战略合作。我们觉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是我们首批发行的重点,与它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第二步是中国央行通过特定的渠道向这些国家发行人民币。所谓发行货币就是类似当年的马歇尔计划,既解决美国的战后产能过剩,也使美元走了出去,开启美元全球化步伐。第三步是让这些国家创造我们的外需,采购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如创造高铁的需求,机场的需求,铁公鸡的需求,让我们的中铁建、中车都走出去。第四步是通过中国铁路、中国工程走出去,进而带动中国制造走出去。现在中国有二张亮丽名片,最亮丽的是中国工程,其次是中国制造。这两张牌打出去,最后带动一带一路的建设全面展开,再进一步扩展,构建成亚洲印度洋区域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用外需带动内需,带动中国的经济。   




/var/folders/z_/y99mt0q106vdhsph2b72y6740000gn/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gif;base64,iVBORw0KGgoAAAANSUhEUgAAAAEAAAABCAYAAAAfFcSJAAAADUlEQVQImWNgYGBgAAAABQABh6FO1AAAAABJRU5ErkJggg==

       中国央行通过向这些一路的相关国家发行人民币创造外需的好处是:第一个是规模可控,发多发少由我自主决定。第二个是结构可调,我可以重点发一带,也可以发一路第三个是掌握主动性,也就是说,不受外汇占款的约束,掌握货币自主权。最后一个就是人民币国际化,首先是交易货币:我给你人民币,你来买我的东西;其次是结算货币;第三是储备货币;通过三步走人民币自然而然就国际化了。这里建议把新加坡作为我们的国际金融中心来打造。新加坡在政治、文化、法律等方面具有东西方兼容的独特优势:既有民主制,也有强政府;既有东方文化,也有西方文化;语言也是东西方兼容,既通用英语也通行中文,所以这里是东西方文化兼容的独特的地区,中国和新加坡及东南亚国家等可以合作共建世界级的金融贸易中心,中国建立金融中心不必只在国内的上海、深圳,也可以在国际上建。总之,利用中国优质的产能,对其进行铁路、高铁、通信等方面的投资,带动中国经济的复苏,中国的央行要主动作为,对外发行货币,这个试点从一带一路做起,规模可以先从一万亿做起。

 

       第二个内需怎么创造呢?我们应该聚焦民生经济,创造内需。民生经济主要是体现德智体美的科教文卫等产业或事业,尤其是高端教育、高素质文化、高质量医疗是当前中国主要的短板。当前凡是有市场经济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过剩经济,大家有劲使不出,这么多的企业不知道往什么地方投资,但是民生经济领域的科教文卫事业都不是私人品经济,很多是公共经济,这不是纯粹的市场经济可以解决的,这就要发挥政府的作用,所以我们要用新的方法来解决科教文卫方面的供给侧改革,以满足人民巨大的迫切需求,从而振兴并升级经济结构。

 

      由于科教文卫不是私人品经济,要用公共经济的办法另辟新的途径,那要政府发挥应有的作用,中国央行向中国政府发货币,也就是中国政府向中国央行借债,这样的话,2000多个县,每个县10个亿建立高质量的三甲医院,10个亿发展高等教育和文化事业,两项加起来每一个县20个亿,2000多个县就四万亿了,这就抵上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四万亿。还有百强城市每个城市200个亿,加起来也就是2万亿,还有300多个地级市,也分别30亿建三甲医院,30个亿投入科教文化产业或事业,也将是投入2万亿,这样的话总共8万亿,加上向外发行的1万亿,总共9万亿,三年内可以完成,每年1/3按照这个进度来振兴整个经济。这个需求是巨大的,而且是集中爆发,只有这样经济才能真正振兴。美国上世纪三十年代大危机是怎么根本解决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才根本解决,日本、韩国也是靠朝鲜战争才复兴起来的,就是短时间内爆发性的需求出来才能解决,我们这是针对短板有计划安排的货币发行来振兴经济,不像战争会有巨大的负效应,它完全是正的效果。这次我们用9万亿振兴,听起来比上次4万亿大二倍多,其实现在GDP已是08年的三倍,因此,4万亿占当时GDP12.5%,现在9万亿只占18GDP10%,今年可能只占9%



       通过聚焦民生经济,创造内需会带动一系列的产业发展。第一波是房地产业,医院、大专院校、科研机构要造房地产;第二波是装饰、装璜材料业;第三波是医疗设备、科研设备、教育设备、文化娱乐设备等制造业发展。第四波是就业结构改善,带动医生、教师、文化、科研人员增长就业。第五波就是带动整个经济社会结构全面升级和发展。这些经济如果发展起来了,整个中国经济高质量的全面振兴和发展基本上也就可以实现了。   


      央行作为第一推动力,为我们经济发展提供新的战略机遇,这仅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企业,尤其百强企业要发挥主力军的作用,才能实现和倍增央行的货币创造效应,双向互动才能振兴整个中国经济,只有央行和我们的企业同时发力,货币发行的效果才能发挥出来,如果没有企业作用的话,这个货币是创造不出来的。因为,央行发的货币是基础货币,而流通货币是靠在座的企业家们创造的,如果你企业不愿意投资的话,银行就贷不出去款。只有你愿意借款,银行也愿意贷款给你,而且借款后经营成功才能形成良性增长,才能创造货币。2008年的时候,美国央行为应对危机发了很多的货币。基础货币增发到了16550亿美元,而M1才是16049亿美元。这种基础货币超过M1绝对是非正常的现象,央行发货币给了商业银行,商业银行给不了企业,因企业没有投资需求,货币又回流到央行,从而出现基础货币高过社会流通的货币,货币创造不是央行的独家行为,是要央行和社会,尤其是和企业的互动才行,所以美国在2008年之后好几年都是基础货币超过了M1



      总而言之,要振兴中国经济,一要靠第一引擎,中国央行,二要靠主力军,中国百强公司,并由百强公司带动一般企业和居民。央行及财政要创造需求,企业要投资,居民要消费。这样,整个经济增长就可以振兴起来,向良性的方向发展,再造新的辉煌。在这里,在座的百强企业和百强城市要抓住机遇发挥好应有的作用。

 

      我的演讲完了,不当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华顿经济研究院根据沈晗耀院长讲话录音整理)